骚骚

分享生活心情,不定期更文。

把装苹果醋的玻璃瓶洗干净。从茂密的绿萝大盆中剪下一小段留下根养在瓶子里,点缀在餐桌上。

今天很热,和炘炘出去喝了杯果汁,去游戏厅打了几把拳皇,还压了一下午马路。温水炖青蛙么,晚上回来就中暑了,现在头晕死了😭。

都市傻逼恋情(七)

【原创/百合】

离婚礼还有小半个月,哥哥把一年的假都请完了,全家都忙得不可开交。虽然两个后辈都挺低调,不过父亲徐荣州的身居高位,又人缘极好,政界与他有些交情的人都想要来凑个热闹,加之唐笛的爷爷虽然已卸任,不过父亲在商界如今也是独虽然占鳌头。这么零零碎碎算起来起来,摆宴得摆四五十桌,即使这小夫妻两人根本没有想把排场铺的那么大,也根本由不得他们。阿林是投身科学不理世事,阿笛是懒得费心去讨好人家,一开始准备干脆不办婚礼,趁着这几天婚假两个人好好出去旅游一趟。可是架不住双方家长坚持,这两人都是家里娇惯了的,琐碎杂事烦不到他们身上,到了婚礼前夕到出现了这么一幅“皇帝不及太监急”的场面,

这几天两家人都到了以前的部委大院,正式的聚到一起,两家人都是熟的不能再熟,一个院子里生活了十多年的,叫上近水楼的大师傅,做了一桌好菜。徐荣洲圆滑世故,把气氛烘的其乐融融,夏夫人是官家小姐出身,一身深蓝色天鹅绒的高叉旗袍端庄温婉,平时不爱说话的她,今天很是开心,拉着唐笛的手热络地聊着天,大家坐的随意,阿林被他的准丈母娘招呼过去,东聊聊西扯扯,不时的捧腹大笑。唐夫人为人爽朗开阔,不拘小节,时不时招呼着大家吃吃喝喝。

阿杨陪着老一辈的爷爷奶奶说话,徐爷爷可心疼自家孙女了,撇着嘴喃喃道,“你哥娶媳妇啦,什么时候你也给爷爷找个小伙子呦.......”阿杨从小就是聪明伶俐,在大院里,可讨这些老头老奶奶的欢心,还在大院里的时候,经常拿着画板给人家画像,画完就送给人家,乖巧又可爱。唐笛跟阿杨同岁,小时候却不像现在,阿笛小时候可内向了,小姑娘家家的,动不动就哭,一张精致的小脸,天天就躲在徐雁林身后,受不的一点调戏,整个一爱哭鬼,也就徐雁林护着她,从小就带着她上学,到了阿林上大学了,阿笛才稍微断了奶,也慢慢越来越大胆。要说起阿笛现在怎么长成现在这泼辣小样儿,那还有些故事。

唐笛小妹儿从小就长得美,到了高中里,女孩儿长开了,又是属于美貌又妖娆那类型的,可勾人了,学校里追她的公子哥儿很多,可是阿笛心里藏着个知心人儿,对那些靠着爹妈为非作歹的蛇鼠之众那里看的上眼,她性子本来就不算刚强,那些个欺软怕硬的小流氓天天在学校门口堵她,终于有一天阿笛受不了了,抽泣着打电话给她的林哥哥,“林哥,学校有人欺负我,成天在学校门口,班门口堵我.......昨天对门那个彭团长的儿子还骑自行车硬要我搭我回家,我不坐他就一直跟我后边.......”阿笛越说越激动,眼泪汪汪等着林哥来救她。

林哥这个时候上大学,一星期才回一次,阿笛在桔井中学读高中,女孩子大了他也想着男女有别不太好整天黏着怕人家背后说闲话,这也不是为了保护他的小妹么。这下可好,听着被自己保护的好好的小妹妹眼皮子底下被人家欺负了,他竟然一点知觉没有,其实还是他到了大学,才大二就跟着导师做大项目,平时学校家里研究所三点一线,真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次他家笛妹妹打电话过来,他还在研究室待着呢攻坚呢,惊得他甩掉手里的试管,当天下午就单枪匹马上学校逮那个彭小团长去了!

结果是出人意料的,我们的林哥哥单枪匹马冲虎穴,而彭小团长是这片的霸王,一声招呼不论什么单打独斗把林小哥揍的折了一条胳膊,徐雁林本来就不是打架的料,虽说也练过两年的跆拳道,看着挺拔英武,可这两招那里比得过那群天天混在部队大院里的孩子?那群半大的高中生少算得有七八个,堵在小胡同口,林哥这人又是一股读书人的倔驴劲,死不求饶,以一挑七,英雄无匹!最后那叫一个惨啊!血都糊脸上了,小流氓们走之前暗暗想,“你个四眼鸡仔还挺有劲,七八个人都打不服你?唐笛那妹子我看上了就是我的!”

被人发现时已经昏迷不醒了。送到医院一检查,胳膊折了,其他地方皮肉伤,到不太重,就是看着皮开肉绽可心疼了!养了两个月也就好了。笛妹妹看他的林哥被人欺负的进了医院,哭的昏天黑地,后悔死了,她当时双眼红着噙着泪,跟林哥说,我一定帮你报仇。

心里内向不说话的人爆发起来更是吓人,当时学校里追唐笛的可不止一波人了,她挑拨着那些个抓着机会就向唐笛献殷勤的肝火旺盛的小伙子说彭佳天天缠着他,边哭边演。都是半大的人儿,谁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孩儿被人欺负能甘心,激的这群小伙子纷纷要找彭佳算账。后来,彭佳被三四波官家子弟一起围在学校后门打,皮开肉绽,断一条腿。再也没找过唐笛。

这女孩子一旦凶起来谁都拦不住,自从这件事儿之后,平时在朋友面前还是温柔可人的模样,在外人面前就变得泼辣厉害,又妖娆艳丽,时人称“桔井霸王花”。

阿杨看着靠着妈妈撒娇的唐笛,心中一阵恶寒,天啊,名门闺秀和泼辣媳妇的切换也太自如了趴!刚刚还抢我鸡腿呢!阿杨一边跟爷爷奶奶说这话,一边看着大院里的动静。

“呦!陆斯川什么时候也回来了!”阿杨看见陆大美女在院子里转悠呢。

“这几个月局势不对,陆家那边可不好说呢!”唐朝阳神秘的压低嗓子,“老徐,你知道点什么不?”

“知道一点,陆局没事儿,他堂弟那边出事儿了,经济案件吧。在查着。”徐荣州露点风,具体又不好说。

唐朝阳拍着桌子:“陆局那么忠心耿耿,本分一辈子,上学的时候是咋们班长,让他拿着班费买东西,一分钱都不贪,一笔一笔记账上!他堂弟倒是挺大胆,哈哈哈哈”

唐夫人瞟了他一眼:让你在别人家也拉着嗓子吼!

这饭吃完,又坐在家里唠嗑,东扯西扯也到了晚上。阿杨暗暗招呼了陆斯川,逃离了这名面场。

坐在陆美女的车上,阿杨心惊得很,这么个白衣黑发的淑女把车开的这么夸张也是很可怕了,“斯川,你这车开的越来越顺溜啦!我怕你累着,下面停下我们换换位?”

“哈哈,阿杨这点速度你就受不了了?”斯川摘掉墨镜,露出一双摄人心魂的美眸。

“你以为这是你赛道啊!这是桔井路二环!”阿杨看着越来越快的车速,不禁吓得慌。

“好了,不逗你了,去哪里玩?绿坊?”斯川降下车速,往市中心拐去。

阿杨:“不去那里,去别的地方都成。”

陆斯川:“为啥啊?那里不是你的场子?”

“哎呀,躲人么.......”感受到慢下来的车速,阿杨微微心定下来,默默的吸了几口烟。

“哦~我听说前几个星期藏织拉着你跳舞,你不会是躲她.......”陆斯川瞟了那边一眼。

“是啊!不过我跟她真没什么,我对她真没意思。”阿杨把烟重重摁在烟灰缸里,“一时兴起么,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这几天老打我电话。”

“我以为你就是喜欢那一款,让你念念不忘三年的方小姐不是那一款?挺像的还......”陆斯川把车开到一家店前,看门面有些老,古色古香。







柳儿和包租婆的郴州话很顺溜,听到后面罗团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有戏,唱腔与苏昆差异明显,少了苏州江南水乡的甜糯婉转,和郴州官话的念白糅合在一起很生动。
最爱的角色居然是路相,戏曲中的大反派都莫名可爱,哈哈,容我原地大笑三声。可恶的陆相居然强迫李氏脱掉那件全场最漂亮的诰命服,幸好在被脱掉的前几秒抓拍到一张,红色的戏服穿在身上真的太好看了!
意料之中的大女主戏,却是意料之外的很叫座,最后一排都坐满了,另外,什么时候天香版的牡丹亭能再演一遍啊......
最后,作为一个郴州人,每次用正宗的郴州官话念白念出“郴州”两字时,我真的有点出戏😁

都市傻逼恋情(六)

【百合】唐笛和阿杨在朋友的私房菜馆吃完了晚餐,环境清幽。两人有说有笑,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犹记得阿杨偷着和阿笛一起偷袭对门军委大院的泼辣小姑娘.....

晚餐之后,把嫂子送走,阿杨进了一家装潢简约的咖啡厅。到了九点以后,这里的灯光昏黄而柔和,空气中流淌的Phil Collins 的歌声是属于上个世纪的深情。柜台上的姑娘对视两眼后,径直走向雕刻着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的大门。

“徐小姐!”招侍生为阿杨打开大门。进入之后,暧昧的灯光和金属摇滚的炸裂声预示着这里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前的小潮。

阿杨习惯性的坐在了那个种着铁线莲的小吧台,点了一杯Tequila,和调酒师藏织聊着天。酒到中旬,PorUna abeza的前奏响起,藏织缓缓将Vodka和Rum尽数倒入绿薄荷中,喝完这杯这青翠欲滴的鸡尾酒,藏织散开及腰的长发,向阿杨伸出手,“愿意和我跳舞吗?”

藏织一身黑色,用交错的舞步和妩媚的眼波开始了这个舞曲。阿杨试探的舞步猛然加速,她踩着韵律极强的节拍,时而旋转,时而跳跃,纠缠的肢体和强烈的目光都在告诉所有人这是两个强者的对决。 舞台下的女人们尖叫大吼, 随即台下也开始旋转疯狂纠缠.....

阿杨迈着灵巧的步子,回应着藏织的热烈情绪,阿杨在靠近时在黑衣舞者耳边喃喃道,“藏织,你现在变得真迷人。”

藏织变换着娴熟的步伐,随钢琴曲逐渐进入高潮,她像蛇一般危险而优雅。

“那你今晚和我一起睡?”藏织的烈焰红唇轻轻开启。

阿杨被藏织撩拨的起火,在每一个交错的舞步中愈加靠近,阿杨苍白的薄唇隐秘的擦过黑衣舞者的脸庞,引得舞者微微颤抖,前进!后退!不停的旋转,这一曲略微柔和的探戈被禁欲气质十足的阿杨演绎的情色十足,人人都看的出来,藏织眼中的狂热和渴望........暗处,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舞台,终了,那双眼睛离去,填满哀伤。

一曲终,两人趔趄的进入隔壁的包厢,藏织将阿杨推到玄关,激烈的亲吻的,两人跳舞前就已经半醉,此时酒意上头,两人互相交换着唾液,藏织吮吸着女人的舌尖,仿佛在品尝花蜜,她忘情的投入,渴望的脱光两人的衣服......

“藏织。”阿杨停下来。沾上情欲的双眼想要恢复清明。

“阿杨,上我!”藏织早已经沉沦在自己的幻境之中,她翻身压上去,不断的舔舐那两片薄唇,她呻吟着,这个夜晚注定难忘。阿杨回吻,冰凉的双手触碰到身上惊人的高热,昏黄的灯光下阿杨脸上的红晕越发暧昧饥渴,冰凉的身体被慢慢点热,烈酒到了此时成为最好的催情迷药.....

睁开双眼,手机屏幕显示此时凌晨两点,翻身下床,进入浴室冲走一身酒精和纵欲的气息。床上的人还在沉睡,阿杨留了下便签和一只刚戴上的表。推门出去。

回到家,给绿毛拌好食物,在凉椅上静坐片刻,微微的吊灯下,绿毛黑色的羽翼顺滑,站在那里睡得正酣,检查好窗户,确保没有夜猫可以闯入,阿杨才回到卧室。餍足的躺在床上,阿杨沉沉的想事。藏织认识其实不过几个月,在f城les圈也算的上有名,身材姣好,面容艳丽,和酒吧吧主青青私交甚笃,自己第一次见她是陆斯川引荐,陆家上一代在f市权倾政界,斯川倒是没有太厉害的心眼。和阿杨一起玩的狐朋狗友也就几个,都自少时认识,极少有外人插入,藏织必定与斯川关系极好。不太像与我又有什么纠缠,是否会与父亲,也太可能,父亲调入国安部了谁敢来查!也是安全不过.......想得多了,阿杨头开始疼,干脆不想,迷迷糊糊给阿红发了一条短讯,睡着了。



都市傻逼恋情(五)

【百合】

阿杨跑到公寓楼下时已经是气喘吁吁,看见哥哥停在楼下的车,她心虚的跑了上去。

阿杨进了门,却不见人影,关上门喊了一声。

“嗯,这儿呢。”徐雁林浑厚的低音从阳台传来,绿毛也欢快的叫着。

“哥,别逗他了,他不喜欢你,嘻嘻。”阿杨看着一脸严肃的哥哥试图给喂食,小鸟儿上蹿下跳的不听话,使劲甩着自己的腮帮子。

徐雁林挽起衣袖,不服输,小声吹着口哨把手伸到八哥的面前,温柔的抚摸鸟儿的黑亮的羽毛。

“阿杨啊,你这鸟挺认人,羽毛真是漂亮!”徐雁林穿着墨蓝色的衬衣,看着阿杨给绿毛喂食,“对了,你嫂子今天约了那个设计师,你陪你嫂子去吧,有时间没有?”

“下午吗?倒是没什么事。”阿杨又给小杯子里倒了点水,绿毛迫不及待的啄着,水一下子溅到靠的很近的哥哥身上。

“哈哈,哥,你坐椅子上看吧。你太严肃啦......你刚从实验室出来?不会解剖过小动物吧?”阿杨帮他哥哥擦着水渍,一边训斥着绿毛,绿毛恹恹的看了他们一眼,心满意足的喝着他的水。

“没有,这阵子研究所都在搞声波,哪有什么解剖动物!不过我带的几个博士生有一个是专攻免疫学的,估计是他身上的味道.....”阿林还在喃喃自语着,阿杨默默的飘回客厅,“哥,在我这儿吃饭吧,快12点了,我买了个鸭子,做血鸭吃吧......”

“嗯好,反正去食堂也是吃,叫你嫂子也来吧,她上午在这块有事儿,等下你们正好一起去。”

阿杨把两个鸭子切好,半只做成血鸭,剩下都放入沸水中煮去血水,待调好卤汁。不到半个小时,血鸭就做好了,唐笛正好也到了。

“阿杨,你真是太贤惠了,你锅里是不是还煮着卤水鸭呢?等下给我带点回去啊!”唐笛一边咬着油麦菜一边夸到,“青菜也这么好吃!”

“好好好,我特意多买了些,走的时候你顺便带回家吧。”阿杨迅速吃完饭,去厨房调制卤水,“得两个小时才能好,是约好的两点半见面?你吃完睡一下吧。”

“好!”

阿杨躺在阳台的竹椅上,微微眯了一会儿,绿毛细细的叫着,看了看手表,时间快到了,阿杨把鸭子捞出来尝了尝。走进卧室,准备把唐笛叫起。

“阿杨,你又带女孩子回来住?”一打开卧室门,就见唐笛眼睛眨眨,一脸坏笑。

“没有!”

“你骗人!”唐笛从枕头上拿起一根头发,“又长又卷~你头发有这么长?”

“emmm,好吧好吧,你不要多想,没什么关系......”

“你不要把风流当本事,能让一个人死心塌地和你在一起才是真的。”唐笛有些严肃,“我们着急你单着,就是想要你能有个伴儿,跟这么些不知底细的人来往,我们怎么不担心。”

唐笛看多了那些糜乱的生活,她实在不希望阿杨也变成那样,她心疼阿杨,她怕她对爱情和生活失去信心,慢慢堕落。

“我..我知道....”阿杨垂下眼眸,“我会注意,你别告诉哥。”

“嗯,走吧,两点过五分了。”阿笛摸摸阿杨的头发。

“没事儿是我不好,让你担心。”阿杨出了门,“我拿点卤鸭,你带回去哥哥吃点。”

到了约好的地方,招侍生引阿杨和唐笛进入办公室。

无人。

“两位请稍等,五分钟后金小姐就会过来。”招侍生为两人倒好茶水便款款退下。

“阿杨,刚刚我太激动了,实在抱歉。”阿笛一双明媚的眸子泛着光。

“没事,你担心我。”

两人释然。阿笛亲密的搂了楼阿杨的肩,轻轻拂开那几缕黑色眼眸旁的发丝。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进来的女郎身着及地黑色长裙,黑色蓬松的卷发和她浅色的眸子让人不禁联想到希腊女神的优雅高贵。

“金月!”阿杨失声。

唐笛看着两人彼此诧异的神色,“你们认识?”

“刚认识不久。”阿杨心虚。

“那就更好了,你们既然认识,那我们也就都是朋友”唐笛捕捉到阿杨眼中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金小姐吗?拜托您了!”

“谢谢您的信任,叫我金月就好。”打开电脑,展开几张设计草图,向客人示意,与阿杨交换了眼神,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阿杨歪着头,“麻烦你了”。

“唐小姐,这是根据你的大体描述我构建的草图,你可以和我说说您觉得可以改进的地方,或者您还想加入什么元素.......”

阿杨百无聊赖的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被金月羽毛质地的耳坠吸引住了目光,墨蓝色的羽毛拂过金月的高额骨,柔和的室内光线使羽毛看起来蓬松柔软.......

“阿杨?你看看是蕾丝质地的边好还是.....?”唐笛见阿杨没有反应,回头,大声道,“阿杨?”

“嗯?”阿杨回神,面露惊讶,“怎么?”

“这两个质地的裙边哪个好?”唐笛指了指两幅草图。

“都很好看。”阿杨正色道,“左边那个简洁大方,右边的蕾丝很温柔,又有点可爱。不过嫂子,你的风格一向火辣,第一个好一点吧!”

“emmm,可是我也很小女人啊......”阿笛不服,“我年轻的时候比你可可爱多了!”

阿杨笑,“当然,你可是我们部委大院最萌最可爱的小姑娘....”说完阿杨就急往后退了一步,躲避来自野蛮小嫂子的攻击,“你就这么一个黑料,还不让我们说说,嘻嘻....”

墙上的时针移到了五点,今天的夕阳火红的不像话。

“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就确定了这个样式,其他细节下次再约时间谈吧,我明天样图发给你。”金月整理好素材,对阿笛,“您是我工作来的第一个客人,很开心遇见你。”

“你很好。”阿笛礼节性的报以微笑,回头对推了推昏昏欲睡的阿杨“我刚刚看见楼下有一个水果店,你去帮我买点西瓜好不好,emmm,小一点就好。”

“好。”

待那扇玻璃门完全合住,唐笛的目光聚集到了眼前这个豹子般的女人身上,“你,和阿杨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爱她”













“鲁迅”说我们不能为了得到别人的赞美而去做事。所以,那我就把我觉得好看不过被群嘲我的自拍发了💩

都市傻逼恋情(四)

【原创】
再一次睁眼阿杨是被三姨的的连环call叫醒的,三姨家的小表妹说老惦记着表姐做的卤水鸭,这几天特别想吃,超市买的不吃,就要吃表姐做的。阿杨顶着她的朦胧睡眼和鸡窝头去冰箱看了看发现昨天刚做的就被自己吃的只剩两块了 ,倒在沙发上连声答应她三姨做好过两天就给小表妹送过去吃。

挂完电话才发现都上午9点半了,照了照镜子被自己的黑眼圈吓醒,从沙发上弹起来遮了遮黑眼圈,穿好衣服匆匆忙忙就出去买鸭子和材料。到了这个时候,超市买菜的人都比平时少了很多,货架上的活食也不多了,阿杨挑了只肉厚的大鸭子吹着口哨就拎着回家了。

绝望的找遍了全身之后,站在铁门前的阿杨一脸懵逼,自己居然又没有带钥匙!懵逼之余阿杨有点担心,上次叫房东阿姨帮自己开门是两周前,上上次是三周前,上上上次是一个月前......阿杨欲哭无泪,房东是个特热情的阿姨,跟阿杨妈妈一个单位的,每次阿杨去找钥匙,那个阿姨就要拉着阿杨说说话,还得一顿教训,又是给介绍对象啥的......阿杨想想都有些害怕,虽然挺喜欢这个阿姨的,不过要是现在去找阿姨拿钥匙还是挺犹豫的,要不然让哥哥送钥匙过来?阿杨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胆小不敢去拿钥匙,哥哥得中午才能给开门,又挺着急做菜。阿杨权衡之下决定把鸭子放下,自己去小区散散步,等哥哥,顺便散散步。

阿杨游荡在不小的市区委三四十年的老小区里,香樟们都长得极茂密,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强烈的日光。阿杨看着老退休干部们有些围在小湖边的风亭里下棋,还有些扎堆在草地里大合唱,指挥乐手俱全。还有的在弯弯曲曲的隐蔽树林深处练习手风琴的。阿杨看着这些老人们不禁羡慕起来,想着要是自己老了能这样悠闲就好了。伴着悠扬的风琴,阿杨沿着小路散步,不到二十分钟就快围着湖走了一圈。远远的,阿杨被湖边一抹艳丽的红色吸引了目光。

只见一位女郎倚在长椅上,蓬松的及腰黑色卷发散在剪裁考究的正红色长裙上,v领露出性感的锁骨,美丽的红唇使她仿佛是一个从上世纪走出来的艳星。踩着的那双黑色的粗高跟又将那流转的风情恰好的收住,性感却不过份的妖艳。在摄像机面前,金月收放自如,她变换着角度,尽情的展现着这件红裙的美。

转头,金月看到慢慢走近的阿杨,柳树下,穿着灰绿色工装裤的阿杨正像个呆头鹅一样,痴痴的望着自己。金月又变换了几个动作,对摄像师阿志说了句抱歉就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那只傻鸟。

“你在这里干嘛啊?”金月看着面前这个目瞪口呆的沙雕,忍着极力让自己不大笑起来。

“我散步呢,不知道原来你在这里拍东西。”阿杨想自己偷看居然被发现了,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着逃走,然而阿杨那独有的这时绅士癌偏偏作祟,她礼节性问了句,“金月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你来的正好,我拍衣服呢,正愁缺个搭档,帮帮我吧!”金月拉住阿杨的手,红唇微张,笑的娇艳无比。

“啊?”湖边风大,把金月的头发吹飘逸无比,似有万种风情。阿杨有点蒙圈,金月含情的目光闪闪,阿杨都不敢看人。

“我我我,不会拍照......”阿杨心虚的不得了。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一看手机,是哥哥来了!有机会逃走啦!阿杨悄咪咪的看了看金月漂逸的黑发,遗憾的皱着眉头,“呀,我回去还有点事儿呢,答应了帮我侄女做东西卤鸭,明天得给她送过去,真不好意思啊.......”

阿杨一副得赶紧回去有大事儿一样,指着自己的手机让金月看时间,“呦,都快11点了,我回去了不打扰你了,有时间再约,你想来看绿毛随时来哦~”

不到一分钟,阿杨就飞奔出了金月的视线之外,金月无奈的回去拍照。

摄影师阿志把摄影机放在长椅上,抱着肚子笑出了皱纹。金月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装作云淡风轻的补起了妆。

“哈哈,学姐真是可爱,有点傻?”阿志扛起摄影机“你喜欢她这么久,她都看不出来?”

“我做的够明显了已经!”金月烦躁的咬着嘴唇“唉,来吧,拍吧,明天得交过去。”金月开始进入状态,快速把剩下几组拍完了。

金月是服装设计师,兼淘宝店主,大二就开始自己自制衣服,不过价格较高,所以光顾的人不多,现在准备把店转手出去,不过还没交接好,金月还想着把没卖出去的库存重新拍一次,希望能再销出去一些。这次拍的就是前几个月刚刚做出来的,一件都没卖出去,金月不太甘心,想在转手淘宝店之前至少得卖出去一件。

毕业前金月的毕业设计“印度的新娘”拿到了毕业设计展的特等奖,正好被看展览的顾荣看中了,在毕业前被顾荣介绍去了“夏宫”,“夏宫”在f市最负盛名的服装设计院,。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六年前“夏宫”的首席设计师moe为亚洲天后柏千冬的全球复出巡演设计的系列造型“死亡天使”,天后柏千冬空灵的歌声和十足的个性碰上moe的怪诞使这场演唱会成为至今来无法超越的现场演出,这一次的成功使得moe跻身世界时尚大师行列,“夏宫”也从此踏入国际时尚界。

金月被推荐进去时觉得自己简直太幸运了,进入“夏宫”几乎是美院里所有人的梦想,她的“印度的新娘”受到顾荣青睐让她受宠若惊。金月善用色彩,“印度的新娘”色彩浓郁亮丽,富有异国风情又恰到好处的浓烈,而顾荣的每一场有名的时装秀都是条纹和黑白元素,金月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选自己,她高兴之余又有些疑惑。






我没有那么坚强,也没有那么软弱,为什么你们都不懂。
没有人想懂吧。